抑制和红光下的不和谐

每一次感官分析都是对创造者创造力的挑战,对专业人士专业知识的挑战,和倾向于超越思想机制极限的自我挑战。

视椎细胞、视杆细胞和品鉴者

品鉴者们会发作性地使用视觉,当他们看到一种食物或饮品,在未品尝之前就开始想象它们的香气和味道,创造出一系列的期望,在很多时候,这些期望会改变感知的可信度。

这项论证已经被品鉴者研究中心(Centro Studi Assaggiatori)研究并证实,他们使用苹果完成了一次小组测试,在这里视椎细胞和视杆细胞都会平等地参与其中。我们总是强调,感官分析需要分析、拆分、鉴别、测量和评估通过感官从产品中获得的感知。但不止于此。前面是一个还原定义,为什么呢,就像我们在感官培训中学到的,真正可以信任的工具是我们的大脑,只不过充满预期的行为让它发生了扭曲。

如果我们置身在一个充满红光的房间里

这都要归功于此次组织的小组品鉴,通过品鉴者研究中心(Centro Studi Assaggiatori)设置的 Trialtest® 品鉴卡,一种使用客观描述符、享乐描述符和自由描述符,且具有高信息效用的描述方法,将所有参数集合在一起,获得非常全面的资料。注意,小组的八位评审在品鉴之前没有获得关于样品的任何信息。

概括起来,我们可以把整场品鉴分成两个重要的时刻,第一个时刻是评审们置身于红光下,第二个是接下来的白光。那么问题来了:在白光下品鉴能维持多大的一致性,以及红光能否改变任意一件样品的色质?在完成 Trialtest® 测试及随后对各种描述符的数据处理后,答案浮出了水面。

第一件样品从外观上来看很接近集体的想象力,但苹果内部果肉奇异的美感引起了评审们强烈的注意力,当光线改变时,这支样品获得了大家一致地赞同:具有迷人的水果香气,伴随着苹果汁和香蕉的气息,在红光下有一种接近于南瓜的植物气味,在白光下则是刚割过的青草味。

描述符之间更广阔的细微差别,能激起感知的最大差别。品鉴者们在白光下感受到了热带水果、荔枝、哈密瓜和细微的罂粟伴随着新鲜的青草味作结。在红光下品鉴时,感知更多地与红色相连:草莓、蓝莓,然后是柠檬和柑橘,用于作结的植物草本气息也在细节上发生了变化,品鉴者们闻到了香草味。

测试的第二件样品,不管是外形还是内部都具有更柔和的色调,感知也对此做了确认。品鉴者们在红光下感知到了柑橘、苹果和荔枝的气味,而在白光下,花香和蜂蜜的气息就涌现出来,伴随着香蕉、蓝莓、草莓和杏仁。最大的差异出现在最后一段,南瓜和养殖的树篱植物味在红光下势均力敌,而在白光下则出现了香草的气味。

无抑制 自由连接

无可置疑,视觉在漫漫岁月长河中一直被喻为理性之光,科研也将其吸引力在自由描述符上呈现,每一个单词都传递着内在的生命力,带着它的使命和历史故事,让每一位感官专家都变成自我经验的叙述者。要重点指出的是最后这个步骤会通过记忆来表现,在感知进程中记忆总是处于激活状态,通过心理功能重现大脑中过往的记忆,情景再现,并将它们放在不同时刻进行对比。整个进程完成后,就像 J.M Barrie 所说的:“是记忆让我们在十二月闻到了玫瑰花香”。在对自由描述符的比较中,季节性的变化很突出,它们之间的对比也很强烈:第一支在白光下的样品,让大脑回到了夏季,而在红光下的第二支样品,与春天和秋天都产生了连接。

两颗苹果都让人联想到了格林童话中的白雪公主。那个命名为红苹果的,被更多地与女性相连,也许是因为天主教的传统,苹果总是和夏娃连在一起。最让人感兴趣的部分是当集体想象力被剥离,每一位评审开始向内寻求具体而亲密的个人体验时,我们得到的描述从 Idro 湖畔的日落、到圣多明各、最后到维瓦尔第的谚语。

作者:Alessandra Manini

文章来源:《L’ASSAGGIO》61 PRIMAVERA 2018

翻译:许靖